當前位置:首頁 -> 在線小說 -> 靈車小說免費全文閱讀(生死公交車)

靈車小說免費全文閱讀(生死公交車)

2018-05-15  作者:網友  編輯:百度云資源

小說靈車又名生死公交車,作者堂前雁,共1215章。靈車小說免費全文閱讀(生死公交車)講述的是一名開了4年有靈車改裝為公交車的司機,經歷的列車驚悚故事。

靈車小說免費全文閱讀

第一章

每個人每天都在忙,每只螞蟻每天也都在忙,問題是人在忙什么,螞蟻在忙什么?

人和蟻,無非都是尋求食物果腹,但總有一些心術不正的人,為了讓自己享用更好的食物,來做出一些違背道德的事情。

真實新聞一:14路公交車司機,生前連續上班43天,每天僅休息四個小時,意外猝死。(司機是好樣的,但身體健康的人為何突然猝死?)

真實新聞二:女子在公交車上當眾小便,掏出衛生巾甩司機臉上。(正常人能干出這種事?可誰知道那個女子是否突然精神失常?)

真實新聞三:正值下班高峰期,37路公交車擁擠不堪,致一死三傷。(公交車廂不是演唱會現場,你確定那個人是被擠死,而不是死于其他原因?)

種種詭異事件的背后,真的就像是新聞上所說的那樣?

深扒震驚一時的公交事件,你所坐過的公交車,不一定只載活人……

在我二十六歲的時候,我已經做了四年公交車司機了,我所在的龍華運通公司實力不怎么雄厚,隨著科技的發展,快速通道的開辟,這家老牌經營的運通公司最終頂不住了多家運營公司的競爭,落了一個解散的下場。

我失業了。

以前我開的公交車,都是老式氣制動剎車,但別的運通公司早就淘汰了這種車輛,采用了更先進的天然氣甚至是電力驅動的公交車,這種先進的公交車,我根本就沒接觸過,玩不轉。

連續找了好幾家運通公司,應聘之初對我都挺滿意,可一番試駕之后,領導都是大搖其頭,開公交不是耍雜技,這是要對乘客的安全負責的。

一連三天,我徘徊在街頭,無力的挫敗感席卷全身,二十六歲,正是一個男人努力拼搏的年紀,正是努力賺取老婆本的年紀,別人風華正茂,我卻連個女朋友也沒找到。

我蹲在街頭,擰開礦泉水瓶蓋,仰頭喝掉了最后一口,眼角余光瞥見了車站站牌上貼著的小廣告。

我以前開公交的時候,經?吹接腥嗽谡九粕险迟N小廣告,無非就是xing病患者不用愁,XX產品解您憂。要不就是各種辦證,還有就是粘貼一些包小姐。

真正吸引我目光的是一張普通的A4紙,上邊寫了這樣一條招聘啟事。

招聘:

東風運通公司(化名)現招聘司機一名,要求年紀25周歲以上,能夠熟練駕駛藍星公交,待遇豐厚,地址房子店客運總站,聯系人陳偉,手機號186....

而這招聘啟事上所說的藍星公交,正是我所熟練的老式公交車!

難得現在還有運通公司招聘這樣的司機,這不就叫山窮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嗎?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趕往了房子店。

房子店在市郊外,距離市區很遠,坐了一個多小時公交才到。在客運總站里,我找到了那個負責招聘的陳偉,他看起來有三十歲出頭。

他正坐在辦公室里摳著腳丫,見我進來之后,立馬把腳放下去,穿上皮鞋走過來跟我親切的握手,我很反感,但還是象征性的和他握了一下。

坐定后,陳偉笑道:你叫啥名字?會開藍星公交嗎?

我點頭微笑:我叫劉明布,開過四年藍星。

“哦,四年的駕齡啊,不錯不錯,咱們這邊呢,缺一個上夜班的,14路末班車,每天晚上十二點發車,從房子店開到焦化廠,兩點鐘再往返回來,包吃住,月薪六千,感覺中不中?”

陳偉說的話讓我當場就愣住了。

我開了四年公交車,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待遇,一天只發一趟車,而且月薪六千,包吃?

見我臉上驚訝不已,陳偉挪了挪身子,跟我坐的更近了點,拍著我的肩膀說:不定期還有福利發放,感覺中不中?

我感覺這簡直是喜從天降啊,當下就要點頭應允,誰知陳偉又小聲說道:不過有一點你得注意一下。

我點頭:恩,你說。

“你必須要準點,晚上十二點必須發車!開到焦化廠之后,頂多停留五分鐘,然后就返回,在返回的路上,不準中途載客,哪怕是個快死的人,你也不能讓他上車,必須在站點停車!明白嗎?”

這一點我感覺很合理,公交車只能在站點停車,但郊區之外沒那么多規矩,很多時候都是招手即停,揮手即下,這一點讓我感覺東風運通公司的作風很端正。

但感覺合理的同時,又感覺陳偉的話有點過頭,要真是遇上個出車禍的,我怎么說也得停下車打個120吧?

見陳偉的臉色很是堅毅,我為了那豐厚的待遇,還是點頭說:一切服從安排。

陳偉這才重新笑道:木有問題的話,今晚開始上班吧?

我疑惑道:不用試駕嗎?

“不用不用,俺信得過你!今晚就上班吧,中不?”陳偉看起來很豪邁,但我總感覺不對勁,這應聘流程怪怪的,一天只發一趟車,工資還這么高,應聘的時候居然不用試駕,這...

良久后,我還是點頭:恩,木問題,今晚就可以上班!

在辦公室里領了一套深藍色的司機制服,我先回了一趟家,我住的地方離這也不遠,租的房子也便宜,收拾妥當了東西之后,就帶著衣服被褥來到了房子店客運總站。

晚上十一點五十,陳偉去宿舍找到我,遞給我一根煙笑道:小劉啊,先抽根煙,咱倆噴會。

我看了一下手機,說道:陳哥,五十分了,我先去準備一下吧,一會該發車了。

誰知陳偉笑道:木事,哥給你說幾句話,你記住啊。第一,不到站點不準停車,明白嗎?

我點頭。

第二,到了焦化廠終點站,可以休息五分鐘,但別超過十分鐘,千萬別超過,明白嗎?

我又點頭。

第三,不準在車上抽煙,更不能攜帶打火機易燃易爆品,明白嗎?

我還是點頭,我感覺這幾件事都挺合理的,第一是職業規范,第二是不讓偷懶,第三更是公交司機必須遵守的行為準則。

時間差不多了,我這就一路小跑,上了藍星14路公交,從房子店總站出發。

說真心話,這輛14路公交車,比我以前開的還要破,開動的時候明顯能聽到底盤晃動的聲音,駕駛座雖然很軟,但凹凸不平,感覺就像是有一雙手在駕駛座下托著我的屁股,遇到顛簸的道路,總是顛的蛋疼。

我很想不明白,東風運通公司是一個資產雄厚的公司,怎么還保留著這種公交車呢?

開出總站,夜晚的道路很黑,而且房子店這里距離市區實在太遠,太偏,路上也沒個路燈,車頭大燈的光線還很弱,開著很不舒服。

由于是午夜十二點,每個車站幾乎都沒人,一口氣開了五六站地,才在采摘園這一站上來一個小伙子,看到我的第一眼就驚訝道:喲,換師傅了啊。

我點頭微笑,說:是啊,今天剛上班。

車上沒人,小伙子也很健談,遞給我一支煙笑道:來,師傅,您先抽著。

我搖頭笑道:不了,車上不讓抽煙。

“木事啦,抽一根煙又能咋樣,抽唄。”小伙子很是熱情,但我堅持不抽,只是把煙夾在了耳朵上。

又往前開了幾站地,在魅力城這一站,上來了一個小女孩,神情很是落寞,我友情提示道:小姑娘,上車請投幣。

小姑娘抬頭看向我,小聲問我:叔叔,如果我沒錢,你讓我坐車嗎?

我一愣,啞然笑道:當然可以。

我從兜里掏出一塊錢硬幣,砰的一聲丟進自動投幣箱里邊,然后對小姑娘笑道:這一次算是叔叔請你了。

小姑娘并沒有對我笑,而是神情漠然的走到了公交車的后邊。

這一路上行駛倒也挺暢通,比我以前開公交爽多了,開午夜末班車的好處就是不堵車,不浪費時間,幾乎是一口氣就開到了焦化廠終點站。

乘客都下了車,我坐在駕駛座上休息了一會,看手機上的時間,已經是一點五十分了,從房子店到焦化廠,這段路可真心不短,而且還處于市郊,道路難走。

停頓約莫有三分鐘,我就重新發車,趕往房子店。

這返回的路程,那更是簡單,站點幾乎都沒人,一路上就那么三三兩兩的乘客,第一天上班很是順利。

回到我自己的單人宿舍,洗腳的時候,我想起了耳朵上夾著的香煙,就從耳朵上取下來,點燃,剛抽了一口,頓時感覺特別辣喉嚨,就像抽雪茄一樣。

我靠,這是什么牌子的香煙?這么沖?

我捏著煙嘴,在燈光下看了一眼,僅此一眼,我嚇的手一哆嗦,差點把香煙都給扔了!

 
第二章

  水晶宮香煙。

  這個牌子的香煙,是山西曲沃卷煙廠出產的,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停產了!

我又抽了一口,感覺味道跟水晶宮香煙很像,因為小時候過年點鞭炮,總是學著大人的模樣,點一支煙,快滅的時候就抽兩口,我隱約感覺味道是差不多的!

  我坐在床邊發愣,仔細的回想那個遞給我香煙的小伙子,心想這家伙是從哪弄的這種香煙?難不成是他爹收藏的?但香煙這東西別說放十幾年了,放幾個月都會發霉長毛。

  難不成現在還有一些制假商販,特意制作這些停產的香煙?這么一想,也不對啊,造假煙的都是仿中華,仿玉溪,芙蓉王這一類的高價煙,誰仿這種便宜貨?

  這事我想不明白。

  第二天,還是如往常一般,十二點發車,這一次沒遇見那個遞香煙的小伙子,一連開了好幾天,也沒再遇上他。

  而晚上發車回來后,陳偉有時候還沒睡覺,就會拉著我喝上兩杯,事情就這么平淡的過去了,可就在第二個星期的星期五,我再次遇上了那個沒錢坐車的小女孩。

  她上車后問:叔叔,如果我沒錢,你讓我坐車嗎?

  看她年紀約有十三歲的模樣,而且這一身打扮不像是窮苦人家的孩子,可能是父母管教的嚴,平時不給零花錢,又或者自己貪嘴,把坐車回家的錢都買了零食。

  我說行,叔叔再請你一次。

  就這么開了一個月,我發現每逢星期五,這小女孩都會準時在魅力城這一站上車,而且身上從來沒有錢,每一次都可憐兮兮的問我,如果沒錢,讓不讓她坐車。

  又一次車上沒有乘客,只有小女孩我倆,我說:這樣吧,你對叔叔笑一下,叔叔就請你坐車,好嗎?

  我感覺小孩子就要朝氣蓬勃一點,板著臉多不好,笑容感動世界,笑容是這個世界上通用的語言。

  誰知小女孩木訥的搖了搖頭,臉上根本沒有一絲表情。

  可能她不愛笑吧。

  這一次車上沒幾個人,我從后視鏡中看到那個小女孩,上了車之后就站在過道上,旁邊有好多空座,但她就是不坐。

  陳偉說過,不在站點不能停車,我放慢了一些速度,轉頭說:小姑娘,這么多空位,你坐位子上啊,可別摔倒了。

  小姑娘看著我,一言不發。我又說那你扶著把手可以嗎?

  車上乘客如果出問題了,司機和售票員是要承擔責任的。

  小姑娘這才伸手抓住了車廂里邊的鐵柱子,我心里倒也安穩了一點,心說這小女孩可真怪,這么多空座,怎么不去坐?

  難不成,她長的有痔瘡?坐下來屁股疼?

  腦海里剛浮出這個齷齪的想法,我就用力的搖了搖頭,人家小女孩才十幾歲,這么小的年紀怎么會有痔瘡。

  連續開了兩個月,每逢星期五,我都會準時在魅力城這一站遇上小女孩,她從來不帶錢,后來我發車回到房子店總站的時候,跟陳偉喝酒聊天,說起了這事。

  誰知我剛一說,陳偉臉色就變了,他小聲問我:那小姑娘是不是每個星期五都坐末班車?

  我抿了一口酒,點頭說:是啊,從來不帶錢,而且不管有沒有空座,她都不往座位上坐,就站在車廂中間,我建議咱們多加點扶手,增加乘客的安全,陳哥你看行嗎?

  陳偉喝的有點多了,此刻瞇著眼,饒有深意的笑道:不用管她,那小女孩沒錢,就讓她一直坐吧,沒事。

  我點了點頭,跟陳偉碰了一杯,然后又說:不過這小女孩可真怪,我請她坐這么多次公交車,讓她對我笑笑,她都不帶一絲表情的。

  撲通一聲,陳偉聽了我的話之后,手中的一次性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,白酒灑了一地,他趕緊彎腰去撿杯子,滿嘴酒氣的對我說:哎喲老弟啊,你可別再跟她說這話了,她就是想對你笑,你也別讓她笑,明白嗎?

  陳偉像是喝多了,說話的時候都醉眼惺忪,可我沒喝多啊,我追問道:陳哥,為啥?

  陳偉趴在了桌子上,嘴里不知道嘀咕著什么,竟然就這么睡著了。

  我搖晃他好幾次,他哼哼唧唧的,看起來醉的不輕,讓陳偉攙扶到了他的宿舍,我也休息去了。

  第二天起床已經是中午了,昨晚上喝的有點多,頭疼,到食堂吃飯的時候,都迷迷糊糊,剛端著飯菜坐下來,就聽到后排兩個婦女小聲議論道:快看,快看,這就是那個新來的14路公交司機。

  另外一個帶著一股幸災樂禍的感覺小聲說:剛走了一個老頭子,又來一個膽大的,這小伙子應該也很缺錢吧。

  這兩個婦女都是69路公交車上的售票員,平時我很少在食堂吃飯,偶爾見過她們一兩次,但她們話里的意思我就不懂了。

  我就是應聘14路公交司機而已,這跟膽子大小有關系嗎?

  是,我承認14路老式公交車的安全性太差,但大晚上開車,我放慢速度不就行了?

  我也沒在意她們的話,只是回頭看了她們一眼,她們立馬裝出一副認真吃飯的樣子。

  晚上十二點,我準時從房子店發車,車子開到孫家灣這一站的時候,上來一個約莫五十歲的中年人,他投幣后沒直接走到后邊的座位上,而是先給我禮貌的微笑了一下。

  我點頭,同樣還以微笑。

  當14路末班車行駛到魅力城的時候,車子還沒靠近站牌,大老遠我就看到了那個表情木訥的小女孩,就在我即將靠站停車的時候,忽然車廂后邊傳來一聲:別停車!

  我一愣,轉頭朝著后邊看去,跟我說話的正是五十多歲的中年大叔,他身材不高,頂多一米六五,還有些禿頂。

  “大叔,這正常站點,怎么不能停車呢?”說完,我就準備把車子停在魅力城這一站。

  誰知那個大叔竟然直接從座位上沖了過來,滿臉怒氣的跟我說:不能停!繼續開,小伙子你聽我的沒錯!

  說話時,那家伙竟然直接過來抓我的方向盤,還伸腳過來踩油門,看他掛檔,踩油門,握方向盤的一系列動作,幾乎是一氣呵成,我感覺他肯定是個常年開車的老司機,而且也熟悉這種老式藍星公交。

  結果,車子還沒到魅力城的站點,就直接一口氣沖了過去,我回頭大吼著說他:你這是擾亂公共秩序!如果接到乘客投訴,我會被批評的!

  中年大叔說:狗屁,陳偉那小子敢批評你試試?

  一聽他這話,我愣了一下,他又說:我以前就是開這輛車的,也是上夜班,發最后一趟末班車,小伙子,你聽我的就沒錯,再遇上那個小姑娘,別讓她上車就對了。

  我疑惑,問:小女孩沒帶錢而已,犯不著這么絕情吧。

  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說:年輕人就是這樣,什么都不在乎,反正你要是再讓她上車,你就會有大麻煩!

  我又問什么大麻煩?

  他不再理我,一言不發回到了座位上,這事給我整的摸不到頭腦,云里霧里的。

  公交車返回的時候,魅力城那個小女孩還傻傻的站在公交站牌下,我透過窗戶看了她一眼,她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在對著我笑。

  我記得很清楚,所有詭異的事情,就是從這一天開始的,最早是我丟了錢包,后來錢包在公交車最后排的座椅上找到了,還是同事清潔公交車的時候發現的。

  當時保潔阿姨遞給我錢包的時候,讓我看看錢少不少,我一翻錢包,臉色都變了。

  錢沒少,但卻多了一張身份證!

 
第三章

  一張女人的身份證,名字叫葛鈺,長相挺俊俏,這個人我不認識,但看著照片我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隱隱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,一定見過她,只不過暫時想不起來。

  我緊張的收好身份證,保潔阿姨調笑道:小明啊,談對象了?

  我的緊張是因為這張身份證來歷不明,而保潔阿姨或許認為,是我帶著某個姑娘去住賓館,登記身份證之后我忘了還給人家。

  又過了幾天,晚上下大雨,我發車回來,趕到宿舍的時候就已經濕透了鞋子,還好,另外的一雙運動鞋早就洗刷干凈了。

  早晨起床的時候,我迷迷糊糊的要穿著拖鞋去把那雙已經清洗干凈的運動鞋拿過來,低頭一看,那雙鞋就擺放在我的床邊,而且鞋帶都穿的很整齊。

  我一愣,撓撓頭仔細回想一番,昨天夜里回來以后,我沖了個涼直接就睡了,那這鞋子是誰幫我放這的?

  我跑出去問了一下陳偉,問問是不是他看我太累,就幫我穿好了鞋帶,他卻笑著說:誰去碰你那臭鞋啊。

  整個東風運通公司里,在房子店總站的人,能打開我宿舍門的只有陳偉和我,他是主管,肯定有宿舍鑰匙,但他沒來過,那還會是誰?我心想:難不成這是誰的惡作?

  又過了一段時間,詭異的事情越來越多,我忍不住找同事打聽了一下上一任老司機的家庭住址,就買了點水果,準備拜訪一下。

  人都說家有一老,如有一寶,年紀大的人經歷的事多,懂的也多,我雖然不信這種東西,但最近發生的事,確實讓我如坐針氈。

  老司機住在市郊,是一個小村落,到他家的時候,大門沒關,進去一看是一套四合院,挺講究的住所,我站在院子里問:黃師傅在家嗎?

  上一任老司機叫黃學民,在院子里喊了這么兩聲,忽然正北方向屋子的房門推開,出來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小伙子,他穿著人字拖,花色大褲衩,留著一個小平頭,此刻皺著眉頭問我:你找我爹干什么?

  我笑著說:我是來拜訪他的。說話時,我順手晃了一下手中的水果。

  因為這個小平頭的語氣很不友好,臉上掛著一種誰都欠他錢的樣子,所以我趕緊闡述自己的來意。

  停頓了片刻,他對我甩頭說:進屋坐吧。

  進了他家屋內,我瞬間就愣在了原地,他們家正北方向的木桌上,擺放著一張黑白遺照,那黑白遺照分明就是老司機的!

  我一愣,支支吾吾的問:這...黃師傅...他...

  小平頭嘆了口氣說:一個月前,我爹走了。

  什么?

  我渾身一哆嗦,提著的水果籃子都差點掉在地上,一個月前走的?那我前兩天遇上的黃師傅是誰?

  見我吃驚不小,他以為我還不知道這個消息,就給我倒了杯水,說了一句:你等我一會。

  他拉開抽屜,翻找了一會,拿出一張略顯破舊的報紙遞給我,報紙上頭刊頭條:14路公交司機生前連續上夜班37天,每天僅休息三個小時,猝死在公交車上。

  我捏著報紙,手臂不停的抖動,因為報紙上還刊登了一張黑白照片,正是黃師傅倒在駕駛座上,歪著頭雙手扶著方向盤,已經斷氣了。

  沉默了許久,我心里亂成了一團麻,見小平頭心里也不好受,我勸了一句:大哥,我們都節哀吧,哎。

  小平頭冷哼了一聲說:我爹雖說五十多歲,但身體硬朗,應聘14路公交司機的時候就說過,一天只發一趟車,打死我也不信我爹會猝死,這事我已經找律師了,這一次我非要把東風運通公司告上法庭!”

  這是人家的家事,那我就插不上嘴了,點了點頭,又跟他寒暄了兩句,畢竟心情都不太好,我這就找了個理由,說還有事就離開了。

  隨后的幾天里,我一直心神不寧,心說這人好好的,怎么開公交的時候會猝死呢?

  我前兩天看到的黃師傅,到底是不是幻覺?

  這事我沒跟陳偉說,估計說了他也不信,可第二天我發車回來,臨下車時,發現最后一排座椅上,竟然放著一只高跟鞋!

  這可給我氣壞了,心想這是哪個娘們,這么沒素質,公交車上脫鞋就不說了,最后還把這破鞋給扔到座位上。

  我忍著心里那股惡心勁,捏著破鞋,正準備扔出公交車,可我剛看了一眼,頓時手一抖,這只鞋子差點從我手上掉下去。

  不對,這種高跟鞋純手工制作,十幾年前賣的比較火,但現在已經沒有女孩子穿這種高跟鞋了!

  我回想一番,今晚發車的時候,車上貌似沒有上來過年輕的女郎,畢竟我是個單身狗,有美女上車,我也會多看兩眼。

  我也沒多想,當下提著高跟鞋就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  翌日,我發車回來,打掃車廂的時候,又在老幼病殘專座上發現了一枚金戒指,樣式很老很淳樸,沒有任何花紋,純手工打造的那種,我奶奶就戴過這種戒指。

  我再一想,也不對啊,老幼病殘專座上一般沒人坐,而今晚發車的時候,貌似也沒見老太太上車吧?

  第三天,我特意長了一個心眼,車子每到一站地,我停下來打開車門的時候,我都會先開后門,讓乘客下,然后我回頭一直盯著他們,看看有沒有人故意往座位上放東西。

  等該下的乘客都下去后,我再開前門,讓等候的乘客上車,而且每一個乘客,我都認真觀察,大概記住了他們的模樣。

  等到發車回來后,我打掃車廂,這一次又在后排座位上發現了一條項鏈!

  不對!

  我看著那條珍珠項鏈,頓時一驚,遙想第一次錢包里多了一張身份證,第二次多了一只破舊的高跟鞋,第三次多了一只老式金戒指,第四次就多了一條項鏈。

  先排除身份證,只看其余三件東西的話,那正好是從腳到頭!

  如果這個猜想正確的話,那明天出現的東西,應該就是...一頂帽子!

  不知為何,我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,一股莫名的懼意涌上心頭,我將高跟鞋從垃圾堆里撿了回來,讓這幾件東西都鎖在了我的抽屜里。

  第二天清晨,我剛睡醒,立馬就拿起香煙,去找了找車站里邊的老司機,問問他們,上上一任14路公交司機住在哪里。

  因為現在我已經找不到黃師傅了,他已經死了,我無法再從他口中打探到關于14路公交車的信息,那就只有把目光放到上上一任公交司機的身上,希望他沒出什么事情。

  剛開始問的時候,很多人都搖頭,說自己不知道,我專挑老師傅問,問到最后,306路公交車的老司機看我態度挺誠懇,還時不時的遞煙,就小聲把上上一任14路公交司機的地址給了我。

  最后他還嘆了口氣,意味深長的說:怪好的一個小伙子,你要是會開別的公交車,趁早就換吧,哎,這話可不要跟別人說啊。

  我點了點頭:謝謝大叔了。

  看了一下表,才早上十點多,距離發車還有十幾個小時,時間完全夠,當即我就起身,買了兩盒好煙,直奔上上一任14路公交司機的家里。

  通過交談我知道,上上一任14路公交司機叫周炳坤,今年四十出頭,到了周炳坤所在的城中村,幾經打聽后才知道,他現在在一家五金廠當學徒。

  找到了那家五金廠后,我順利的在車間里找到了周炳坤,他頭發凌亂,正在車床前打磨一根鋼管,我發現他左手的無名指斷掉了,而且斷裂的地方傷口結疤,切面很不平滑,像是被鈍器所傷。

  我走過去問:您是周炳坤周師傅吧?

 
第四章

  因為五金廠車間里噪音很大,他摘掉口罩大聲問我:你說什么!

  我說你是周師傅吧?!

  他點了點頭,正巧到了中午的飯點,大家都下班了,我站在車間門口,等他換了一身干凈衣服后,對他說:周師傅,我是開公交車的,有點事想請教你。

  周炳坤剛聽到我這句話,臉色立馬就變了,看都不看我,說道:俺早就不開公交了,請教啥?沒啥可請教的,你走吧。

  我趕緊追上去,遞上一根好煙,好聲好氣的笑著說:周師傅,您是前輩,開過14路公交車,我想請教點14路公交車的事,這不正巧到飯點了嗎?我來的時候看到一家羊肉餃子館,好像生意挺不錯,這樣吧,我做東,咱叔侄倆就當是閑聊了,行不?

  我又是遞煙,又是請客吃飯的,最后周炳坤也沒說什么,接過了我手中的香煙,我一看有戲,立馬就掏出打火機給他點燃。

  到了餃子館,點完菜之后,我小聲問:周師傅,聽說以前你也開14路公交車,也是開末班車的?

  俗話說的好,吃人嘴短,拿人手軟,他抽著我的煙,吃著我請的飯,也不再那么冷漠了,此時點了點頭,嗯了一聲。然后就沒下文了。

  我愣了愣,幫周炳坤倒了一小碟醋,又問:周師傅,這14路公交車上有沒有什么...不干凈的東西?

  我嘗試著套他的話,他夾了一個餃子塞進嘴里,咕噥的說:一天打掃一次,哪里會不干凈?

  得!

  一看他這樣,就是不打算告訴我任何事,我嘆了口氣,心說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還不如省點時間,早點趕回去還能睡個午覺。

  我喊過服務員,結賬后,客氣的說:周師傅,我還有點事,就先回去了,您慢慢吃。

  剛轉身,還沒走兩步,周炳坤忽然對我說:小伙,先別走。

  他端著碗,喝干凈最后一口餃子湯,就跟我一起走出了餃子館,到了外邊,他打了一個飽嗝,說:看你這娃子心眼不壞,聽我一句話,別管工資多高,14路公交車你別開了,越快辭職越好,最好是今天就辭職。

  我問為啥?

  周炳坤搖頭說:別管為啥,你要是信,你就盡快辭職,你要是不信,那隨你。

  說完,他就要回五金廠,我趕緊追上去,將這幾天遇到的事說了一遍,周炳坤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,到最后他豁然轉身,驚恐的問我:那鞋子你仍了嗎?

  我搖頭說:那是高跟鞋,就一只,還很破舊,我留著沒用,剛開始扔了,后來又給撿回來了。

  周炳坤點頭,又問我:那金戒指你帶了嗎?

  我搖頭。

  他又問:珍珠項鏈你帶了嗎?

  我還是搖頭。

  周炳坤臉白如紙,拍著我的肩膀說:今晚你把鞋子,戒指,項鏈,都放到公交車上,就開最后一趟,明天無論如何都要辭職!而且,你一定要記住一件事!

  我連忙問:什么事?

  說到了這里,周炳坤的臉上浮現出懺悔之色,他嘆了口氣,拍著我的肩膀說:那只高跟鞋,千萬別亂扔,那個金戒指千萬別帶,至于那個項鏈,你更不要帶。

  這給我說懵了,見我臉上疑惑不解,他舉起自己的左手,對我說:你自己看看,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!當初有個老先生坐我的公交車,曾經告誡過我,但我貪財,還是忍不住帶了金戒指。

  我追問道:也就是說,你左手上的無名指,是帶了戒指之后意外碰斷的?

  話剛問到這里,壓抑了許久的周炳坤眼角含淚,忽然顫抖著自己的左手,暴喊一聲:這根手指是我自己咬掉的!

  我渾身一哆嗦,再次看了一眼他左手上的無名指,怪不得斷裂處結疤,傷口不像是被利器所傷,原來是被自己硬生生咬斷的。

  “周師傅,這...你能詳細給我說一下嗎?”我不是傻蛋,事情發展到這一刻,我覺得不對勁了。

  周炳坤嘆了口氣,此刻左手插兜,我趕緊遞上一支煙,點燃后,他說:小伙啊,有些事就算告訴你,你也不會信,看你人不孬,聽我一句話,趕緊辭職吧。

  “信!我信!叔你都知道什么事,都告訴我吧!”

  “黃師傅五十多歲,身體硬朗,僅僅是開了一個月的14路公交車就忽然猝死?正常嗎?”

  我搖頭。

  “兩年前,14路公交車在魅力城撞死一個孕婦,你知道嗎?”

  我還是搖頭。

  周炳坤嘆了口氣,說:那個孕婦是第一任14路公交司機撞死的,說出來恐怕你不信,我前兩年去號子里探望過他,他始終說自己冤枉,說14路公交車忽然失靈,在等紅燈的時候忽然沖出去,撞死孕婦之后又停了下來,技術人員檢查車輛,發現沒有問題。他住監獄沒多久就瘋了,前一段時間我又去看過他一次,不過去的不是號子,而是火葬場。

  我渾身上下起了一層雞皮疙瘩,感覺后背涼颼颼的。

  第一任司機開車的時候,公交車失靈撞死人,然后住監獄瘋掉,最后死亡。

  第二任司機,也就是面前的周炳坤,在開了14路公交車后,咬斷了自己的手指。

  第三任司機,黃師傅,在開了一個月14路公交車之后,忽然猝死。

  他們三人的結局,一個比一個悲慘,我就是第四個,如果我一直開下去,會怎樣?

  “周師傅,冒昧的問一下,你方便告訴我,你的手指是怎么回事嗎?”我忍了許久,最終還是問了出來,我很想不明白一個正常人怎么會咬掉自己的手指,先不說有多疼,這種勇氣和毅力,常人不會有。

  周炳坤嘆了口氣,又舉起了自己的左手,說:手指,是我自己的嘴巴咬掉的,但卻不是我咬的,你懂我的意思嗎?

  我搖頭。

  “當時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,慢慢的塞進自己的嘴里,我的牙齒用力的咬斷了我的無名指,然后從嘴里吐出了無名指上的那枚金戒指。這就是貪財的后果,不是你的東西,你別要。”

  我恍然大悟,怪不得周炳坤師傅一直告誡我,讓我千萬不要戴那枚金戒指!

  “周師傅,你不要傷心了,相比另外兩位司機師傅,你現在的結局還算不錯了。”我原本想安慰一下周炳坤,誰知,這句話可捅了馬蜂窩。

  周炳坤忽然大聲怒道:我的結局還算不錯?你是看我沒死,對嗎?但是你知不知道我老婆是怎么死的!她僅僅是帶了一天珍珠項鏈,就出了車禍,整個腦袋都被撞了下來!你知道么!你知道嗎。!

  我嚇的連連后退,周炳坤吼完,蹲在了地上,就像是一個小孩子放聲大哭了起來,他哽咽著說:你知道我活的有多難受嗎?隨后,他像是癔癥一樣,喃喃自語道:老婆,是我對不住你,咱結婚的時候我窮,沒錢給你買項鏈,是我害了你,下輩子我一定給你買一條最好看的...

  不知過了多久,他哭累了,我站在他旁邊默然不語,他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,拍著我的肩膀說:小伙,回去吧,盡快辭職。

  我點了點頭,又給周師傅買了一條好煙,臨走時,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對我說:對了,駕駛座你千萬別打開,不管你坐的多難受,都不能打開,黃師傅就是打開了駕駛座所以意外猝死,你千萬要記住了!

  我還想再問問為什么,可周炳坤已經轉頭走回了五金廠,仔細回想一番,我開車的時候總感覺駕駛座凹凸不平,像是在座椅皮墊的下邊藏有什么東西...

 
第五章

  現在我是不會打開看了,好奇是會出人命的,這前三任司機,看似周炳坤沒死,其實他的結局才是最悲的,原本該死的應該是他,可他疼愛老婆,讓來歷不明的珍珠項鏈給了自己的老婆,結果他老婆當了他的替死鬼。

  照這么推算的話,只要開過14路公交車的司機,注定的結局都是死!

  幸好我沒結婚,也沒女朋友,自己雖然窮,但不貪財,發現了莫名財物都是保留了下來,等待失主,如若不然,可能我已經沒命來找周師傅了。

  在回去的車上,我一直在想,到底用什么借口去跟陳偉辭職,想著想著,手機忽然響了。

  剛一接通,聽到的第一句話,我就僵硬在了原地。

  “明子,你趕緊來中心醫院一趟,你奶奶突發心肌梗塞,這一次可能挺不過去了。”電話是我爸打的,語氣不急,但卻很悲。

  我心頭一顫,手臂都開始哆嗦起來了,我甚至感覺脊梁骨都發涼。

  奶奶突發心肌梗塞,會不會跟我有關系?

  我趕緊下了公交車,直接打了一輛出租,來到中心醫院,在重病房看到了奶奶,她瞇著眼,臉上蓋著氧氣罩,她已經不能呼吸了,必須借助呼吸器來維持生命。

  病房里的父母親戚都紅著眼走了出去,我媽說:你奶奶想單獨跟你聊聊。

  我兩腮發疼,想哭,走到奶奶的床前,她顫巍巍的舉起手,我趕緊握住她枯槁的手掌,她擠出一絲笑容,說:明子啊,啥時候談了個對象?

  我一愣,剛開始沒明白,以為奶奶是問我有沒有談對象,她一直很關心這事。

  沒等我回話,奶奶竟然歪著頭,看著我的左邊說:閨女啊,今年多大了?

  “22?哦,俺們家小明子26,呵呵,女大三抱金磚,男大四生貴子。挺配的。”

  “閨女啊,俺們家小明子,從小就是脾氣倔,以后你們過兩口子,你多聽著點他。”

  奶奶對著我的左邊,時不時的說話,時不時的點頭微笑,最后還伸出左手,在虛空中抓了一下,然后又伸出右手抓住了我的手,隨后兩個手合并在了一起。

  “明子啊,人家閨女從小命不好,想跟你好好過日子,你可得對人家好點。”

  我都傻了,見我發愣,奶奶嚴厲的說:明子,你咋了?不高興?人家閨女濃眉大眼的多好看,愿意跟著你這窮小子,你還不高興?

  奶奶語氣很嚴厲,但其實很高興,我以為奶奶回光返照,人已經糊涂了,就趕忙點頭:嗯,是啊,我會對她好的。

  “好了,你讓他們喊進來吧,我吩咐一下后事。”奶奶微笑的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我左邊一眼。

  我走出病房,父母親戚沒人注意我,他們涌進病房之后,快速辦理了離院手續,回到家里。

  奶奶走了。據說她是笑著走的,父母親戚不知道奶奶為什么很高興。

  我給陳偉打了一個電話,簡短的說明了一下事情,沒等他安慰我,就直接掛了電話,父母親戚都在安置奶奶的后事,而我則是獨自一人來到了漫無邊際的田野里。

  我對著空曠的田野大聲吼:你他媽到底是誰,有種你出來搞我!對一個老太太下手,你他媽算什么東西!

  不知罵了多久,我蹲在田野邊上哭了起來,我不知道奶奶的死跟我有沒有關系,聽奶奶所說的話,我感覺她臨走前并沒有糊涂。

  小時候聽老人講,人在臨死之前,陽氣最弱,是會看見一些不干凈的東西。

  我很無助,很驚恐,我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事,在家守孝了一個星期之后,過了奶奶的頭七,我這才重新去上班。

  心情好轉了許多,也想明白了許多,佛說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,奶奶走了,其實是去享福了。

  坐車回到了房子店,我幾乎連一口水都沒喝,直奔陳偉的辦公室,他正在填發車表,見我急急忙忙的沖進來,抬頭問:小劉,急啥呢?家里的事辦妥了嗎?

  我點頭,說:陳哥,那個...我想辭職。我支支吾吾了一會,最終也找不到什么借口,索性開門見山。

  陳偉一愣,問:干的好好的,干嘛辭職?不會是因為家里的事吧?

  我說不是,這幾天有點別的事,抽不開身,所以就想辭職。

  陳偉啞然失笑道:有點事就要辭職?至于嘛?要是有急事的話,我再批你幾天假。

  我還沒說話,陳偉又是一頓說,可謂是字字珠璣,句句帶理,最后又神秘的笑道:還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不定期福利發放?

  我點頭,他說:做夠半年,公司給配私家車,做夠一年,公司給配一套一百平的房子,這可不是瞎說啊。

  我臉上略顯欣喜,心里卻在咒罵,做夠半年給配私人飛機也不干,細數前三位司機師傅,哪一個有好下場的?

  而且自從我應聘14路公交司機之后,奶奶也忽然心肌梗塞離去,我不知道這跟14路公交車有沒有關系,我盡力說服自己,告訴自己這只是巧合。

  我臉上陰晴不定,陳偉拍著我的肩膀說:累的話再放你三天假,好好玩玩,要不陳哥帶你去夜總會里轉轉?那一水的妹子,嘖嘖,胸前揣著倆炸彈,一個比一個正點。

  “不了,我自己轉轉吧。”我走出了陳偉的辦公室。這一刻我感覺陳偉這個人很不靠譜。

 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,我開始收拾東西,心說陳偉要是不放我走,我就直接不要工資走人了。

  看了一眼抽屜里的女人身份證,高跟鞋,戒指,項鏈,我心說這幾樣東西,一會都放到14路公交車上,就來一招高掛金印直接走人吧。

  正收拾著,眼角余光瞥見了桌子上放著的一張A4紙,這張紙對折了一下,就放在桌子的正中間,我一愣,左右四看,心想這張紙不是我放這的啊。

  打開一看,上邊寫著這樣一段話:

  14路公交車,你必須開下去,如果你的肉體走了,就由你的靈魂來開...

  我手一哆嗦,紙條掉落在了地上,我的呼吸越來越粗重,心想這張紙條是誰放我桌子上的?細數整個客運站,能進我宿舍的只有陳偉,他是主管,有宿舍鑰匙,難不成這是陳偉看我想走,故意嚇我的?

  這么想也不對,因為我奶奶走的時候,我只是給陳偉打電話說請假,而辭職這件事,我是今天才說的,也就是十分鐘前才告訴陳偉的,這期間,我倆一直在一起,這紙條絕對不是他放的。

  我又看了一眼紙條,上邊的字跡娟秀非凡,而陳偉的字跡則潦草的很,肯定不是陳偉寫的。

 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,我不知道這究竟是鬼魂留下的,還是別人的惡作劇,因為殺人方法多種多樣,比如黃師傅猝死,或許是仇人暗中下藥,比如周師傅的老婆,或許是人為的,故意的車禍,至于第一任司機,或許有可能是他犯困,一不小心踩了油門,撞死孕婦后想開脫,所以咬牙說14路公交車失靈。

  而至于14路公交車的待遇為什么這么高,或許不是因為鬧鬼,而是因為現在已經沒人會駕駛這種老式公交了,人才難求,所以待遇才好。

  內心中不停的斗爭,我極力勸誡自己,告訴自己只要沒用肉眼看到所謂的鬼魂,我說什么也不信!

  可我前幾天親眼看到的黃師傅呢?一個月前他死了,但我卻在他死后見到了他,這又該如何解釋?

 
第六章

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不知不覺天黑了,我獨自坐在黑暗中,沒有開燈,點燃一支煙思索了許久。

  最后我決定,就開今晚這最后一趟,管他什么鬼鳥,把身份證,高跟鞋,金戒指還有項鏈都放到公交車上,發車回來,我就歇火走人。

  到了晚上,陳偉很意外我沒有休假而是繼續上班,遞給我一支煙不停的表揚我,十二點整,我駕駛14路公交車離開了房子店總站,今天是星期五,但乘客卻意外的少。

  一連幾站地都沒人上車,開到焦化廠終點站的時候,車上一個乘客都沒了,我背靠座椅,暗暗思索,離開東風運通公司之后該找一份什么樣的工作。

  正想著呢,忽然肚子里傳來一串咕嚕的聲音,肚子一疼,我立馬竄下了車,跑向公共廁所。

  焦化廠雖然是終點站,但這一站地很小,晚上也沒人值班,廁所里靜悄悄的,只有我憋足了勁的喘息聲。

  廁所里裝的是聲控燈,一會一滅,每當滅了,我就用力拍一下手,重新讓燈光弄亮,可在我拍了兩次之后,第三次燈滅了,不等我拍手,忽然廁所外邊就傳來了一記響亮的拍手聲。

  啪!

  廁所的聲控燈再次亮了,而我即將拍到一起的雙手,也懸停在原地。

  “誰?”我伸著頭喊了一句。

  沒人吭聲,廁所里外依然是靜悄悄的,等到聲控燈再次熄滅,廁所外邊忽然又傳來了啪的一聲響!

  幾乎就是在燈滅的一剎那,那拍手聲就傳來了,時間銜接的非常精準!就像是有人看著秒表一樣。

  “媽的誰?”我又大喊了一句,人在情緒激烈的時候總會忍不住說臟話。

  廁所外邊還是沒人吭聲,到第三次聲控燈熄滅的一剎那,忽然廁所外邊又傳來了一記拍手的聲音。

  “臥槽!”我趕緊展開手紙,一頓忙活后,提褲子起身,到了廁所外邊的時候,發現四周空曠無人。

  我撓撓頭,心說這難不成是誰家小孩子故意惡作?其實我心里也往那方面想了,但我知道,在這種情況下,越往詭異的方向去想,就越害怕,越害怕就越容易遇見詭異的事情。

  回到了14路公交車上,我剛一上車,打開車廂里邊的燈光,忽然‘!’的一聲大叫,嚇的我差點跳下公交車。

  在公交車的后排座位上,靜靜的坐著一個約莫二十出頭的姑娘,長發披肩,濃眉大眼,穿著一身小洋裝,很俏麗。

  我略帶怒氣,說:你干什么呢?啥時候上的車?

  那姑娘笑了笑,她說:我要坐車回家啊,剛才上車發現司機不在,就坐在后邊等咯。

  我拍了拍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臟,他大爺的,這一下子可給我嚇的不輕,為了挽回我剛才丟失的面子,我說你誰?這么拽,以后等車去站點等!

  姑娘撲哧一聲笑了,她說:我是鬼啊,這行了吧?

  見這姑娘脾氣挺好,我也不怎么生氣了,笑了笑就準備發車,誰知剛看了一下表,立馬一拍大腿,心說完蛋!

  陳偉曾經告誡過我,車子開到焦化廠終點站后,頂多停留五分鐘,最多不能超過十分鐘,千萬不能超過,而我看了一下表,從我停車到現在,已經過了十一分鐘!

  我趕緊調頭發車,開了好幾站地,也沒發現什么詭異的事情,懸著的心慢慢的放了下來。

  在路上跟著妹子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,得知她是藝術學院的,今年剛考上,我笑著問她有沒有男朋友,她說有,也是開公交車的。

  我哈哈一笑,正準備調侃問她男朋友是不是長我這樣,剛好公交車開到了魅力城這一站,當初那個沒錢坐車的小女孩就站在站牌下,看著我笑。

  因為我是開往房子店方向,而她所站立的車站,是開往焦化廠方向的,所以我不用停車。

  我隔著窗戶看了小女孩一眼,也對她笑了笑,我并沒有在意什么,繼續跟公交車后排上的妹子聊天。

  她就像是有心理感應一樣,沒等我問呢,她自己笑著說:你跟我男朋友長挺像的。

  我甚至都覺得她是來約火包的,因為我有一些開出租車的哥們,在大晚上都會遇上這種事,一個艷麗女郎上車,然后各種風情萬種,最后的哥上鉤,直接開門見山,一炮三百,包夜六百。

  不過這是公交車啊,不是的士,不能茫無目的隨便開。

  心里這么胡思亂想著,忽然我一愣,伸頭朝著前邊看,那個沒錢坐車的小女孩就站在路邊,看著我笑。

  誒,不對吧?這小女孩剛才不是站在魅力城那一站嗎?

  我朝著站牌上看了一眼,站牌上赫然寫著魅力城三個字!

  我渾身猶如電擊,心說我怎么又開回來了?難道是我跟后邊的女郎一直聊天太投入,走錯了路,讓車子開進了岔道,然后繞了回來?

  這一次我瞪著眼珠子,一直看著兩旁的道路,確定自己沒有走錯,而開著開著,前方路邊再次出現了那個穿連衣裙的小女孩,她還是看著我笑。

  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,我想吼,但忽然發現自己吼不出來了,我的脖子就像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掐住了一樣,我能呼吸,但我就是吼叫不出來。

  轉頭朝著后排看去,剛才那個藝術學院的美女,早就不見了蹤跡,我渾身一顫,差點把車撞到路邊的大樹上。我根本就沒停過車,她是怎么下車的?

  我驚恐著,顫抖著,繼續往前開,現在我終于知道陳偉為什么告誡我,在總站停留不能超過十分鐘的原因,我的手臂不停的抖動,方向盤都快抓不穩了,車子往前開了一段路之后,我再次看到了那個穿連衣裙的小女孩站在路邊對我笑。

  而她頭頂上的站牌,一直都是魅力城!

  我知道一個死亡循環的故事,有一個人在晚上騎著自行車,帶著自己的老婆回娘家,路過鐵道的時候,他沒走橋洞,而是抄近路直接從鐵道上翻越過去。

  他搬著自行車,他媳婦就跟在他的身后,誰知這時候沖過來一輛火車,將兩人撞死。

  因為男人走在前邊,女人走在后邊,所以男人一直不知道女人死了,很多住在當地的人都說,在月色朦朧的深夜,鐵道上經常有一個男的,搬著自行車,來來回回的在鐵道上走動,嘴里還不停的說:媳婦,走快點。

 。ㄟ@個故事發生在我的家鄉,那是93年的事,小時候我家臨近京廣鐵路線,我父母帶我去洗澡,也經常橫穿鐵路,自從撞死人后,沒人再橫穿鐵路了,至于這個死亡循環的故事,剛開始是大人編出來嚇那些不聽話小孩的,但據說后來確實有人看見過那個男人...)

  此時此刻,我無限循環在魅力城這一站地,像我這種無神論者,在這一刻徹底手足無措了,我不敢往前開了,因為我害怕一次次看見那個對我微笑的小女孩。

  但我又不敢停下來,陳偉告誡過我,不到站點不準停車,哪怕遇見快死的人也不能停,我如果停車了,或許會發生更不可思議的事。

  我嚇壞了,神經在恐懼到了極限的時候,漸漸麻木了,就在我不知第幾次開到魅力城這一站的時候,那個穿連衣裙的小女孩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約莫四十歲年紀的大叔。

 
第七章

  他對我揮了揮手,示意要上車,我渾身麻木,連踩剎車的力氣都快沒有了,但最終我還是咬著牙踩了剎車,開了車門,那個穿一身西裝的中年男子上了車,沒等他投幣,我直接說了一句:要殺要剮,你看著辦吧,別動我家人,行嗎?

  我知道這一刻或許會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秒,或許明天我就上了報紙頭條,26歲小伙子連續開公交一個月,每天僅休息三個小時,結果猝死。

  中年人沒有意外的神情,淡然對我說了一句:繼續開吧,今晚你不會死。

  我一愣,還沒說話,他就坐在了我的旁邊,說來也怪,自從他上車后,下一站地,我就直接開到了采摘園,沒多久就開回了房子店總站。

  我逃出了那個循環車站!

  下了車,我腿都軟了,站都站不穩,他下車后,我正要跟他說話,他一揮手,直接說:你不用著急問,我今晚就是來找你的。

  我疑惑,問:那你怎么知道我會出事?

  他說:周炳坤沒死,就是因為聽了我的話,所以他僅僅是少了一根手指,而黃學民不信我的話,說我是騙錢的神棍,所以他死了。不是我不救他,是他自己固執。

  “也就是說,是周炳坤師傅告訴你這事,所以你今晚來找我了?”我試探的問。

  穿西裝的大叔點頭,說:周炳坤把你的事都跟我說了,說你這小子人不壞,希望我救你一命。

  我很感激的說:那真是太謝謝你了,如果不是遇見你,我今晚可能回不來了。

  大叔搖頭,說:你不用謝我,佛說幫人就是幫己,在救你的同時,我也是在救自己,你需要配合我做幾件事,這樣以后14路公交司機就不會喪命了,不然這么鬧下去,永遠無休止。

  我想了想,說:這樣吧,大叔,咱們借一步說話,行嗎?

  他點頭后,我帶著他來到了我的宿舍,我關上門,直接問了一句:今晚我車上坐了一個二十出頭的姑娘,到了魅力城的時候,我根本沒開過車門,她就不見了。

  這個大叔不會拐彎抹角,他點頭說:嗯,她是鬼。

  “什么?”我眼珠子差點掉在地上!也就是說,那個大方開朗的姑娘,用事實對我編造了一個謊言?

  遙想她大大方方的說她是鬼的時候,我以為她在調侃,但她卻說的實話!

  見我臉上吃驚不小,西裝大叔小聲問我:難道你就沒覺得那姑娘很眼熟嗎?

  我搖頭說:我這個人跟誰都是自來熟,我倒是不覺得認識那個姑娘?删驮谖以捯魟偮涞臅r候,不知為什么,我忽然想起了那張詭異的身份證!

  大腦中猶如劃過一道閃電,我劈手拉開抽屜,找出那張名叫葛鈺的身份證,定睛一看,原來是她!

  今晚坐我公交車的女郎,就是身份證上的葛鈺!

  也就是說,這是一張死人的身份證!

  我還一直保留著,心說等候失主認領,誰知道這身份證的主人早就死了。

  西裝大叔對我說:今晚坐你公交車的是她,那個沒錢坐車的小女孩也是她,只不過是她年幼時的樣子。

  我將遇見奶奶時所發生的事都告訴了他,他點頭說:當時站在你旁邊的女鬼,十有八九也是這個葛鈺。

  “那我奶奶是不是葛鈺害死的?”我連忙追問。

  西裝大叔搖頭,說:應該不是,你是所有司機里邊最特殊的一個,葛鈺一直不殺你,原因在哪我不清楚,但前三任司機都曾收到過戒指項鏈高跟鞋,唯獨沒收到過身份證。

  “也就是說,葛鈺的身份證,只給過我一個人?”我問道。

  “沒錯,葛鈺如果要殺你,在她剛上車的時候你就沒命了,但她一直沒動你,我在想,她是不是也想尋求幫助。”西裝大叔分析道。

  我說這話怎么講?西裝大叔說:我曾經查過葛鈺的死因,十二年前她枉死路邊,被人挖了心臟,所以凡是心靈骯臟的人,她都會動手殺掉,前三任司機都是因為貪財,自己私吞了金戒指和項鏈,所以死于非命。

  話說到了這里,他語氣一頓,又說:你不一樣,你沒私吞這些財物,不貪財,我也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一點,所以才想幫你,如果你帶過戒指和項鏈,那我也救不了你。

  事情發展到這一刻,已經漸漸清晰了,我問:那我現在該怎么辦?

  “繼續開吧,葛鈺暫時不會害你的,等我再調查一段時間吧,對了,把葛鈺的身份證給我。”

  身份證上有家庭住址,看葛鈺的家庭住址是在一個小村子里,她應該是一個用功讀書的女孩,考上了藝術學院,卻喪命街頭,被不法分子挖走了心臟。要知道一個心臟在黑市上至少能賣四十萬。

  臨走時,我又問:大叔,周炳坤說千萬不要翻開駕駛座,你知道駕駛座下邊藏的什么東西嗎?

  他點頭,說知道,我又問那是什么東西,他說這個暫時就不告訴你了,你知道了反而不好,總之你別打開駕駛座就行。周炳坤跟你說的話,都是我曾經告誡他的。

  西裝大叔走了,我始終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始終不知道駕駛座下邊到底藏著什么。

  又這么開了一段時間,發現確實沒什么詭異的事情,可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,既然葛鈺不想殺我,那為什么要給我設置鬼打墻?這里邊又隱藏著什么秘密?

  心里就這么發愣,開車也走神了,在我醒悟過來的一瞬間,我嚇了一跳,猛踩剎車,因為在郊區的道路正中間,正有一個老太太蹲在地上燒紙錢。

  公交車的輪胎在地上摩擦了三四米才停下來,當時車頭距離那個老太太,頂多兩尺!

  我驚魂未定,心說自己差點就犯了殺人罪了。

  跳下車,我對那老太太說:阿婆,你這半夜十二點燒什么紙錢?

  老太太頭也不抬,說:我兒子出車禍,就死在了這個地方,每年這個時候我都會給他燒點錢花的。

  我很納悶,心說這老太太燒紙錢,干嘛不去路邊燒?蹲在路中間多危險。

  重新上了公交車,我繞開老太太,繼續朝著下一站地進發,可車子剛開了一半,我猛地一驚,心說不好!

  陳偉曾經跟我說過,不到站點不準停車,哪怕遇上個快死的人,也不能停!

  我剛才做了什么?沒在站點就停了下公交車!

  我特么真想打自己兩巴掌,陳偉跟我說過的忌諱,我幾乎都犯了,在緊張焦慮之下,我開到了焦化廠,不過這一路上,倒也安穩,偶爾稀稀疏疏上來幾個乘客,也都是坐幾站就下車了。

  在焦化廠總站停下了車子,我嘆了口氣,雙手合十念叨著:基督耶穌,滿天神佛,求保佑啊。

  正閉目念叨,忽然耳邊傳來一句:呵呵,你干嘛呢?

  我側頭看去,褲襠一顫,差點嚇尿出來!

  公交車前門上來了一個女郎,二十出頭的年紀,穿著一襲緊身小皮衣,很時髦,而且長發披肩性感至極,她正是葛鈺。

  我心說完蛋,第一次犯忌諱是在焦化廠停留了超過十分鐘,然后就遇上了葛鈺。

  這第二次犯忌諱,不到站點就停車,然后又遇上了葛鈺。

  除此之外,她從沒坐過14路公交車,雖然西裝大叔告訴我,葛鈺暫時不會害我,但此刻看著她,真是后背發涼。

  “小司機,你看起來很緊張?”她投了一枚硬幣,對我笑道。

  我支支吾吾的說:大姐,我走我的陽關道,你過你的獨木橋,咱終究是兩類人,你可不能害我...

 


靈車小說免費全文閱讀(生死公交車)由資源分享吧編輯整理,轉載請注明本文鏈接


關鍵詞:懸疑探險 男頻 驚悚

网络捕鱼骗局曝光 内蒙古体育彩票11选5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 幸运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山东11选5开奖 福彩玩法规则和玩法 陕西11选5怎么玩 sg飞艇正规 贵州今日11选五走势图 亚洲最大赌场 江西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